中国证监会理顺首次公开发行利率链一年

在下月举行的全国两会上,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将被记者包围,询问新股发行登记制度改革的进程。因此,在过去的一个月左右,中国证监会一直在越来越快地调整新股发行的步伐。

1月30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发行及审查委员会(Issuance and Examination Committee)向24家公司发行新股,这些公司均在2月9日至11日的3天时间内上市。其中,仅在2月10日就有17只新股上市,创下近一年来最高单日销售量。

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内部消息称,新股发行登记制度的改革预计将超过市场预期,新股发行审查权可能于今年6月移交给交易所。

过去一年,虽然新股发行数量和融资金额较前几年有所下降,但监管部门在新股发行过程中成功调整了利益链,为随后推出登记制度铺平了道路。

理顺发行利息链记者在回顾今年以来的几份首次公开募股材料时发现,像今年1月完成首次公开募股的那一轮公司一样,此次获准公开发行的24家公司中,没有一家的市盈率超过23倍。根据目前行业的平均市盈率,23家公司的市盈率超过23倍。这也意味着,这23家公司如果想满足发行要求,就必须减少融资额。

通过查看上述公司2014年上半年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声明,我们可以发现华能科技筹集的资金金额(300425。深圳)已从5.4亿元降至2.7亿元,博斯科(300422。深圳)已从3.2亿元降至1.5亿元,唐德电视台(300426。深交所)已从8亿元降至4.5亿元,其他上市公司筹集的资金也或多或少减少了。

事实上,自2014年1月重启新一轮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过去一年中,首次公开募股融资金额经历了多次调整,背后是首次公开募股利息链的调整。

在2014年之前的首次公开募股中,特别是在2010年和2011年最热的几年,许多公司的发行费用、融资额和上市公司的业绩在首次公开募股过程中都发生了逆转。

2012年,一家在广东创业板上市的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该公司董事会秘书也透露了与记者沟通的许多困难。由于中介机构的首次公开募股项目需要3-5年的时间,由于公司的评估以及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因素,中介机构往往会预先设定发行成本的标准,然后按照这个比例逆向引入公司拟募集的上市资金金额。

“老板不明白,但我们也不敢说不做,说实话,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财政司司长董蜜在向记者投诉时知道风险。

然而,在那些年,一些上市公司在收到募集资金后并没有充分发挥其财务优势。过度筹集的资金通常不用于计划,而是用于购买银行金融产品。一些公司甚至在延迟两年多后才开始建设他们筹集的投资项目。

此外,如果保荐项目上市前利润过低,将导致新股发行价格过高。基于此,一些保荐人经常与上市公司的财务欺诈相勾结,导致一些上市公司的业绩屡遭欺诈,如万福生科(300268)。发生在2011年。

由于这种发行新股的异常兴趣链造成的“三高”,监管机构也成为投资者发泄不满的目标。

“管理层在过去一年对新股发行制度的调整明显扭转了此前错位的利益链,使发行人和保荐人不再是利益共同体,而是相互制衡。

”上海一家投资银行的保荐代表人告诉记者。

自去年1月以来,在几轮调整中,新股发行筹集的资金数额一直随需求而变化。

去年年初,为了降低新股转让比例,满足发行要求,一些公司不得不暂时增加募集资金。在今年年初的本轮首次公开募股中,发行人还不得不降低市盈率,以满足发行要求,减少募集资金的数量。

乍看之下,这一改革思路减少或取消了发行人投资项目与融资额之间的相关性,市场也将此解释为本轮改革的焦点。

其中,一些投资者在中国证监会公布的发展审查委员会审查材料中注意到,对募集投资项目的审查要求在对发行人的反馈中逐渐淡化。

如果筹集的资金数额不再由项目投资额决定,应如何确定筹集的资金数额?决定性因素仍然是两个数据,一个是发行人的业绩,另一个是发行市盈率。两者的乘积是发行人的发行估值。如果不考虑转让旧股票,这一估值将决定发行人筹集的资金数额。

就发行人的业绩而言,监管层一方面加强发行人的信息披露义务,另一方面加大监管和处罚力度,特别是将之前的事先审批转移到正在进行和正在进行的监管,使保荐机构能够承担更多的责任。

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发行市盈率没有发挥承销保荐人的定价功能,近期新发行的市盈率一直保持在23倍以下。

虽然发行市盈率与市场估值之间存在偏差,但在大多数新股上市后,二级市场将进行估值修复。经过几个月的新股发行,二级市场对新股估值的价值发现越来越成熟。

数据显示,在1月份新发行的22只新股中,只有5只股票上市后出现明显偏离行业平均市盈率的情况,远低于去年12月份发行的新股数量。

走万达医院线(002739)。SZ)为例,公司发行市盈率为23倍,发行时行业平均市盈率为65倍。公司上市后经过11个交易日的估值修正后,当与股价相对应的动态市盈率进入60倍的区间时,将会出现多重空均衡,交易板也将相应开放。

此前,一些投资银行家写道,随着二级市场对新股定价逐渐变得更加理性,在未来实行登记制度后,其定价能力将影响发行人和承销保荐人对新股的定价,从而形成对新股定价的制衡。

更重要的是,新股发行登记制度实施后,新股的市场供应量将会增加,目前对新股的临时投机也将失去奇异商品赖以生存的基础。

然而,中国证监会在去年1月兑现了100股新股的承诺后,从1月底开始每月增加新股供应量,至2月份,每月增加24股,市场预计春节后新股供应量将进一步增加。

上述新股发行改革体现的思路也符合小刚今年1月提出的新股发行登记制度的总体目标,“建立市场主导、负责任、注重披露、预期清晰、监管有序的股票发行上市制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