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美国医生在临床治疗中面临伦理冲突

美国最新一项研究显示,一些在宗教组织附设医院里工作的医生在临床治疗方面和医院存在伦理上的冲突。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一些在宗教组织附属医院工作的医生在临床治疗中与医院存在伦理冲突。

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在《普通内科杂志》上发表了一份题为“宗教承诺和临床服务——全国医生调查”的研究报告。

该报告基于对美国446名医生的调查,包括家庭医生、普通医生和诊所医生。

在被调查者中,43%的人在附属于宗教组织的医院工作,19%的人在宗教政策上有冲突。

据报道,美国大多数医院是非宗教性的,但是15%到20%的医院接受宗教组织的资助。

根据调查报告的作者和芝加哥大学家庭医学系讲师布拉·斯特乌贝(Bura steubeg)的说法,他们向被调查的医生提出了这个问题:如果患者需要一定的治疗,但他们的医院出于宗教原因不允许这样的治疗,他们如何才能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治疗?是向面临失业危险的病人提供他们需要的治疗,还是在保住工作的同时秘密地向他们提供治疗,还是鼓励病人去其他医院治疗,还是提出一个医院可以接受的治疗计划?斯尤伯格说:“调查发现,86%的受访者认为,面对这种情况,医生应该鼓励和推荐病人去其他医院,10%的受访者认为医生应该提出一个他们医院允许的治疗计划。

因此,在美国,只有一小部分医生建议他们的同伴提供因宗教原因而不被医院允许的干预治疗项目。

斯特格说,例如,如果一名被强奸的妇女来到急诊室,标准的治疗方法是为她提供紧急避孕措施,以防止她怀孕。

然而,一些宗教组织将把这种做法视为堕胎,不会批准。

在这方面,医生可能与他们的医院有冲突。

旧金山加州大学生殖健康专家劳里·弗里德曼(Laurie Friedman)提到,根据天主教法规,天主教医院的医生不允许堕胎或绝育或提供避孕药具。

弗里德曼说:“当出现紧急情况时,比如堕胎紧急情况,医生没有自己做的自由。

在天主教医院,医生会等到胎儿完全停止跳动,或者建议将病人转移到非天主教医院进行治疗。

他们认为,如果胎儿的心跳仍然可以听到,手术就等于堕胎。

这是天主教教义和意识形态指导医疗服务的一个例子。

芝加哥大学家庭医学系讲师斯特格(Sturger)指出,医生和医院治疗计划之间的冲突表明,在医生眼中,病人并不总是得到最好的治疗计划。

斯尤伯格说:“事实上,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医生认为,当存在伦理冲突时,正确的方法是将病人转移到另一家医院。

如果另一家医院非常接近并接受病人的医疗保险计划,病人转到另一家医院不会有太大困难,这可能是可行的。

令我担心的是,在某些情况下,附近可能没有医院,医院可能不接受病人的医疗保险计划,病人转到另一家医院可能受到限制。

病人治疗的延误可能会导致更糟糕的结果。

肯塔基州医生保护生命权基金会负责人之一弗兰克·西蒙(Frank Simon)博士表示,关于芝加哥大学彩票员工如何总结自己工作的研究没有与非宗教医院进行比较,因此缺乏科学依据:“无论在宗教医院还是非宗教医院,医生经常与医院管理人员发生冲突。除非他们了解非宗教医院并调查非宗教医院的对照人群,否则这项研究毫无意义。

众所周知,美国的宗教医院在提供医疗服务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少数医生和医院之间发生冲突并不奇怪。

“西蒙博士指出,比宗教医院的伦理冲突更大的问题是年轻医生在实习期间可能会受到左派分子的压力,违背他们的意愿实施一定数量的堕胎手术,或者他们可能会被踢出实习计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