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过高层次金融监管的交流来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

在这个关键的政治年,中国政府正努力把重点放在监管官员的安排上,以确保金融体系的稳定。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四名高官中有三名已经下台。中国还加强了对银行、证券交易商和保险公司的控制。

最近,推动保险业市场化的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下台。

项俊波为枯燥的保险业注入了活力,但影响已经超出了保险业。

在鼓励银行、证券交易商和保险公司上市以推动经济放缓后,中国政府越来越担心潜在的金融冲击。

中国政府给金融监管部门的新信息是回归原点。

直到最近,领导人一直在推动扩大金融业的范围,包括鼓励P2P贷款和在线保险销售,旨在刺激新的消费和商业活动,开放投资和贷款渠道,并为保险业激活这一毫无生气的行业。

但是2015年的股市崩盘导致市值蒸发了5万亿美元。

对此,中国政府紧急注资数千亿美元,限制投机工具的使用,并更换中国证监会主席。

新监管机构正试图通过明确的责任分工,强调更严格的基本风险控制。

在鼓励金融创新的过程中,各监管机构未能很好地协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在2016年年中的报告中强调,监管灰色地带是经济中期面临的风险。

该报告称,金融业日益庞大、不透明且相互交织。

监管部门努力回归根基,旨在降低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这场危机将扰乱定于今年年底举行的为期五年的领导层换届选举。

中国金融决策者的长期顾问、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工行)董事安东尼·梁永新(AnthonyNeoh Liang)表示,这完全是一种防御性的做法。

他说,市场总能找到摆脱政府部门控制的方法。

中国监管机构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今年1月,中国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对全球化表示赞赏,但也对金融市场及其监管者表示不信任。

他在讲话中表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是金融资本过度追逐利润和严重缺乏金融监管的结果。

当时,中国的金融监管改革已经全面展开。

各监管机构陆续发布规定﹐抑制用于投机目的的金融工具﹐告诫企业创新活动必须有利于实体经济﹐而不是仅创造新的金融财富。监管机构纷纷颁布法规,遏制用于投机目的的金融工具,警告企业创新活动必须有利于实体经济,而不仅仅是创造新的金融财富。

中国保险业通常被视为混乱的温床。

一些保险公司出售具有短期高收益存款功能的保险产品,以快速积累资金。这些保险公司通常是房地产公司新成立的保险子公司。

这一趋势由安邦保险集团有限公司(Anbang Insurance Group Co)主导。该公司迅速扩大了资产规模,并完成了收购纽约华德福(new york waldorf)等重大交易。

这些保险公司对金融部门的影响日益扩大,造成了银行业和股票市场的巨大波动。这也引起了金融业其他领域监管者的关注和批评。

去年12月,新任证券期货委员会主席刘诗雨批评了保险公司的购买行为。

他说,不允许使用不当资金进行杠杆收购,把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中的强盗。

面对上述指控,中国保监会迅速减少了对存款保险产品的支持,并对从房地产行业转移到保险业的优秀软件彩票购买者实施了为期10年的禁令。

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似乎对安邦保险集团高调的董事长吴晓辉漠不关心。他向吴小辉挥挥手,差点从走廊逃走,而吴小辉在他身后小跑着试图和他说话。

中国共产党反腐监督机构4月9日宣布,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正在接受调查。

调查细节尚不清楚,记者无法联系到项俊波置评。

项俊波没有隐瞒其放松对保险机构监管的倾向。

在2013年《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次采访中,他说这个行业在过去被控制得要死。

他说,为了给保险公司提供发展机会空,几乎在所有可能的领域都放松了监管。

官方媒体在发布项俊波接受该组织调查的消息时,还报道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份发布的警告,称金融领域存在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

受益于项俊波放松管制措施的一家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任何接替项俊波的人都可以暂停所有跨线政策。

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唯一负责人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这位69岁的央行行长比退休年龄大四岁。

然而,中国央行的立场也发生了变化,更加注重稳定,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也发生了变化,以寻求避免人民币迅速贬值。

强调稳定也是中国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去年11月被解职的原因之一。

楼继伟大力推进经济改革,威胁着中国的短期经济增长。

政治因素似乎也影响了中国证监会主席刘诗雨。

在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期间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前任肖钢被免职后,刘诗雨上任一年多。

刘诗雨在上周末的一次讲话中说,今年将召开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这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重中之重。资本市场改革和发展任务极其繁重,必须坚决打击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切实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运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