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花时间去看我是否被拍照?”

“你拿了今天的吗,看我昨天是否被拍照了?”据消息来源称,今天早上,在一个公园门口,她听到一名妇女在昨天的恐怖示威现场向她的同伴大喊,试图煽动反恐口号。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媒体以图片等多种方式曝光日本小帮凶,日本小帮凶每天都盯着《泰晤士报》,担心自己会被曝光。

据另一民众透露,今天早晨,在法拉盛图书馆前面,也就是退党服务中心旁边,有一个昨天在游行现场企图闹事的小日本帮凶到周围转了转,又打了打电话,然后就跑掉了。另一名市民称,今天早上,在法拉盛图书馆前面,取款服务中心旁边,一名昨天试图在游行现场闹事的日本小帮凶转过身,打了另一个电话,然后逃跑了。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警方检查日本同谋的身份证时,他们都逃走了。

其中一个在餐馆工作的人在被要求出示身份证明时犹豫不决。

他说,“那些暴徒真像垃圾,满嘴脏话,随地吐痰。

有一个女人不敢升起一面小小的红旗,嘴里骂骂咧咧地告诉她的孩子们要升起。

“昨天,日本的小帮凶试图组织一次游行,反对2000个团体声称的恐怖分子,但其中只有少数人跳出来试图煽动。

法拉盛的街道今天变得更加平静。

在五个退党服务中心,几名特工四处游荡,试图挑起事端。

但是每当记者拿起相机拍摄时,他们都会捂住脸逃跑。

中午,在星巴克(StarbucksCoffee)前的取款服务中心,几个人试图挑一个问题,但他们立即被警察拦住并驱散。

退出该党的志愿者张女士告诉记者,“所有五个服务中心都有警察保护。

他们非常尽责。

一旦有人想闹事,警察就会驱散他们。

事实上,暴徒们心里非常害怕。他们谁也不敢做任何事。他们只敢独自喊两次。

警察也发现了这个诡计,所以一旦他们看见一群人,他们就驱散了他们。

“现场的一名警官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

他说,“在这件事开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

现在我们都能分清是谁了,很显然,那些暴徒面目凶恶,而且胆怯。

他们喜欢在有勇气之前聚在一起,所以只要我们分开他们,就不会有冲突。

法拉盛的居民杨先生说,“日本的小帮凶害怕通过图片和文字等各种手段揭露他们,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且是有罪的。

据说他们想举行一次反恐示威,但由于很少有人参加,示威失败了。

”他说,“想象一下,如果他们组织游行,警察和联邦调查局会省去麻烦,不必调查,只要把这些人的照片和视频存档,甚至当场逮捕他们,因为他们从事仇恨、诽谤宣传,是在美国民主社会中宣扬共产主义的罪恶,这是不允许的。

恐怖分子发言人张平儿在昨天接受采访时指出,美国政府、国会、警方和联邦调查局都高度关注此事。

同时,其他国家的安全部门也开始联系我们进行调查。

张平儿告诉为日本工作的外国机构和间谍暴徒,在一个民主的美国社会中,针对恐怖分子受训者的暴力相当于自我暴露和自我诱捕。

“九评”的传播和“三退”的推进,是中国人民和平、理性、非暴力地瓦解一个小日本的举措。这是一股跟随天意和人心的历史洪流。任何干涉和破坏都不会有任何帮助,只会弄巧成拙。

发表评论